微博@维水奈保尔

[N新V]夕鹤


奇怪和风童话故事,反正大家都是日本白人(
全程没有出现人名,看完觉得这和cp到底有什么关系的朋友也不要打我……

+++++

      这一年还未入冬就冻死了人。砍柴的人平常所走的小径上,已经看不到松鸡和野兔的痕迹。猎人所在的那个小渔村连着几天捞上来的只有陶器的碎片,深秋的北风使海浪泛起阵阵苦涩的白沫,中间偶尔有死掉的鱼虾被冲到海滩上,这也就提醒他,到了应当动身的时候了。

      他带上自己的刀和弓,红色漆皮的箭袋,此外还有一把小小的肋差,这就是海边生活留下的全部了。他擅长打渔,猎鹿,不擅长面对人的贪欲和受伤的野兽的眼睛,在必...

搭建你的wordpress博客


搭了一个非常简陋的wordpress个站:www.levisaki.net ,参考了微博上大干老师的这篇建站流程,不难,也建议有条件的作者试一试

15年到现在的文基本都搬过去了,WP功能多且全,只是相对孤立社交性差,主要还是起一个存储的作用,以后AO3还和以前一样同步更新(走这儿),lofter用到没法用为止

虽然对平台没什么牵挂,但写文至今在这里收获了很多东西......重要的还是人而非平台,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面对飞快收缩的社群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,所以还是做好第二手准备吧

我们要常常说话,也要继续写下去


我们来谈谈“不能出现”

        有这样一种观点,即作为指导现实之路的文学已经走到了尽头,这不难理解,苏格拉底希望城邦的年轻人听“好”的音乐,观看“好”的戏剧,借此培养出“好”的新人类,几千年后的我们不能同意他的观点。我们在这里讨论的也不是文学如何反映现实的问题,因为任何书本上任何明晰的真理都不能抵抗现实的偏离——亚里士多德想要扶持出哲人王,然而直到今天,政治头目的杀人名单都远远长过他们所读的书。我们要讨论的是不能出现,不能描写,不能写作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必须认识...

[N新V]干净明亮


  起码收音机还能用,此刻正播报某个海岸的良好天气,是的,今晚天气晴朗,很适合观赏月亮,月亮是上弦月,你还记得红色的月全食吗……接着尼禄在半梦半醒里朝车载收音机踹了一脚,松了的靴子掉到地上,一声闷响,车厢内随即恢复了平静。

  V把手杖从地上捡起来,小心地拖动它,避免发出金属和地板摩擦的响声,尽管尼禄看起来已经完全睡着了。他的头顽固地悬在座椅边上,身体不舒服地屈在一起。从停在这儿的第一天起他就主动占据了车前座,让V睡在后面的沙发上。V甚至没提议让他们轮着来,倒不是说他没这么想,只是尼禄这样做的意思好像是约定俗成,所以他就心安理得地躺着,然后浪费掉整晚的睡眠。

  车门外面,云层像被筛过...

恩底弥翁逃脱之道

 

      但是他不能睁开眼睛,那灿烂的光辉他已经见过了,往后再怎么寻找都只有黑暗。只应该睡着:她永远娇美,他永远爱着。

           ——毕达哥拉斯《恩底弥翁与睡着》

       我们不是一开始就为这种疾病所困……
    
           ——希罗多德

  野蛮人指那些重复观看月亮的民族。我们对月亮的注视是庄重的,因为这种注视一生仅有一次。随时随地地看等于视...

塞琉古在一个不知供奉何方神祗,已经彻底荒废的庙宇里,点燃了一只酒杯,一副缰绳,旌旗残片,忒拜城墙上的一抔土。所处地方的古波斯语还没被希腊语侵染。在这片火焰里,他看到一个人形缓缓升起,火给了他通红的骨架,肌肉和皮肤,金色的头发和汗毛。火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,从火焰的中央不断传来暴烈的嘶吼声。

在胸前的空洞里,岩浆般流动的肋骨逐渐合拢的地方,火舌正以无限的深情雕琢出一颗心脏。就在这时,从那颗不完全的心里闪现出一个影子,它扑到地上熄灭了火焰,像鹰隼,像冰雹,然后它带着亡灵一起席卷回虚空。

采珠人(二)

 

二.St.-Elms-Feuer

  *圣厄尔姆斯火,雷电交作时见于塔尖,桅顶的放电辉光球*

  印度,黄水晶一样的天空,雨水,蛇藤和蚊虫。

  到了这里才发现,武器会在擦拭后不久开始生锈,皮革和布料会长霉并腐烂;传染病,这是理所当然的,它来得悄无声息;在沼泽一样的大地上行走,太阳短暂一露头,便到处都是蒸发的水汽;衣服就没有干燥的时候,还要面对毒蛇。在其他地方行军的经历似乎都变成非常遥远的事情了,根本没法给这种跋涉提供经验——经验还是有的,总的来说他们走得非常快,迅速地穿越了巴若尔和斯瓦特山地,但是越快,就好像越能回想起被抛在身后的夏天。千...

采珠人



    侍从举着一盏灯,往那扇门里走去,灯光是一种淫邪肮脏的黄色,还有那股气味,他是从东部行省来的,故乡出产很好的小麦,他想起秋天在田野里烧荒就是这样的味道,但勾起回忆的与其说是气味,不如说是灯光的质地,油脂燃烧时沙哑的低鸣,还有它投放出去使之扩大的空间:门上的雕花装饰,象牙小像,带流苏的挂毯,以及其他已经熟悉的摆设。奇怪的是从他来的那天起,这些东西既没有增加,也没有减少,但随着日子渐渐过去,它们好像越积越多一样,使他每次进入后都讶异一会儿。还有躺在其中的男人,他们这些人每天轮流换班,经过好几道检查的手续(不许带武器),为的是能走进这扇门,照看那个男...

repo to《曾经有一位国王》以及其他

😢是的,爱让我们变成人,又让所有人完蛋。我写的时候想的是:战胜命运者被命运嘲弄,追求意义者面对人生的无意义和荒谬,而死亡会平等地降临到仇人和情人身上。
那么新的事物真的存在吗?亚历山大意识到一切都是循环的,曾经发生的事必将千百次上演,而新奇意味着遗忘,越广大就等于越渺小,所以他在世界的中心和边缘,打了个哆嗦。
最后谢谢arc老师给我长评,由于有写作的体验在,我也感到被共通了,还有这么温馨的事情发生!(嚎哭)

Schizoid:

给水老师! @调和级水 拖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!

文章地址:lofter:[曾经有位国王-调和级水] sy:曾经有位国王

cp是亚历...

给我的朋友arc老师,关于她的《乌克兰铁腹龙简史》。(我们有必要知道她的博客是 @浮游市场
作为一个非骨科人士,我来(删除)长(删除)短评了!
这并不是一个“爱情故事”,或者,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爱情故事。主人公没有沉醉,没有屈从,有思念,但不是我们熟悉的那种相思,也没有难以言传的爱——但爱当然是存在的。对友人的爱,对动物的爱:某种更坚定,不会因人类改变的东西,对兄弟的爱:我们独自战斗,然后再次熟悉地寒暄着遇见。
arc老师笔下的人物总让我感觉特别完整独立,而且有一种……别样的温柔,我老是在他们身上窥见您的一点影子。小龙迈锡内是女孩,但她不是我们常常在影视作品里见到的凶猛而温驯的雌兽(最初登场时在我脑...

1 / 6

© 调和级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